WORLD

【哈德】中篇
一周至少一更

【哈德】中篇 3

私设Draco是光精灵族,“人形杀器”式生物,与人差别不大,只有耳朵比较明显,族群隐居。

没有理由的OOC设定,因为精灵很美呀呀呀

我龙嘛,一定要最美嘿嘿嘿(º﹃º )

肆 Draco日记二 黄粱一梦

魔历1884年9月17日

很奇怪的感觉,从西部森林回来之后,我就经常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忘记了某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的记忆里似乎什么都没有缺——Hogwarts里的学习经历,Pansy 和Blaise,还有那三个讨厌的巨怪……我什么都记得,却总是像忘了很多东西。


“可以出院了。”Potter带着他那张面带笑意的棺材脸,冷淡地提着医生开给我的药。该死的梅林,这年头居然有人出了St. Mungo还要带药,这个医疗机构简直是沦落到了麻瓜一样的无能水平。

“收起你那让人不适的眼神。”Potter看了我一眼,直接转身就走,丝毫没有带上我的意思。

没有唠叨和嘲讽?这人是转性了?

回到Potter公馆,我换上睡衣,决定旷班睡觉。

“Malfoy,你得吃药。”该死的Potter总能及时地打扰我的任何安排。

“不吃,St.Mungo从来没有出院还吃药的先例,谁知道你的药是从哪来的。”

“开门。”门外Potter的声音传进来的时候有点不真切的感觉,听不出什么情绪色彩。但是,我觉得有点危险。


自从战后我被迫和他住在一起开始,我就发现他的脾气就越来越难以捉摸。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他再也不是那个易被激怒的没脑子的巨怪了。现在的他经常是阴郁而虚伪的——脸上总是带着毫无意义的温和笑意,但实际上,没人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来啦。”我不耐烦地给他开门。

“我想我说过,Potter公馆里不允许锁门。”Potter把他手里毫无品味的杯子递给我。

“我没锁。”我翻了个白眼。

在他这里一点个人隐私也没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算讲道理,一般都会敲门。不过,不得不说他现在真是霸道又专制!Granger还一直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简直是……

“……”Potter没有出声。

“我要睡觉(@ ̄ー ̄@),今天不去傲罗部了。”

“你的病假结束了。”Potter用他的绿眼睛凉凉地看着我。

“我头疼,想睡觉。”谁理他的废话,反正最后他肯定会给我批假的。

他突然伸手探上了我的额头,手指冰凉,激得我一哆嗦。

然后他丢下一句“好好休息”,回收了茶杯,转身就走了,不一会儿就出门去了。

此时天气已经转凉,我缩在被窝里,舒适又惬意,体温渐渐上升,没多久就沉沉睡去了。



伍 弄巧成拙

Harry知道得很清楚,或者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Draco•Malfoy的变化。

他的体温开始降低,他的发质开始蓬松,他的耳朵也开始细微的生长——而Draco只知道自己耳朵发疼。

这一切都是光精灵蜕变的征兆。

Harry觉得自己只是弄巧成拙,不过不用寻找促使他蜕变的方法倒是一件幸事。

“那蜕变之后呢?接下来你想做什么?”Hermione问他。

“静观其变好了,光精灵一族不会任由他流落在外的。”Ron表示无压力,然后又道,“现在的重点在于他愿不愿意回到精灵族。Malfoy的家族观念十分传统,不会轻易否定自己的纯血。”

“他会的。”Harry面对好友们疑惑的目光,只是轻笑,并没有解释。

“上班了,Malfoy。”同事Kinsman第一个发出问候。

Draco想对他翻一个白眼,但他忍住了,反而对Kinsman微微笑了笑。但心里还是极度不爽。如果不是他的冲击咒太拙劣了,自己怎么会被自己的肋骨刺进胃里?这年头,傲罗部都快成“饭桶收容所”了。

Kinsman当然有他自己的长处。不过Draco气消之前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这个大男孩挠了挠头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Kinsman,你马上就要出发了,还不去准备准备!”靠近Harry办公室的一张办公桌边坐着的中年男子略带不满地催促道。大男孩局促地点点头,随即带着歉意看向Draco。

Draco微微一笑走到自己的位子前,隐秘地示意男孩不用担心。


傲罗部成员众多,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对他这个“前食死徒”怀有深深的忌讳和敌意。与之相反的是Kinsman这个与Draco同龄的男孩——尽管他看上去好像能获得所有人的喜爱,但他还是不同的。

即使是所有人来来回回地暗示他要与Draco保持距离,他都一直装着傻。

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Draco托腮看着桌子上显然是Kinsman手笔的点心。

经他这么一搅和,Draco的日子要好过了很多,所以,不管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Malfoy 家的人绝对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帮助。

“Malfoy,这些是你近期的工作。”Harry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抱了一堆纸张。

“?”Draco用眼神询问着他的室友。他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一类的文案工作了。

Harry并没有做出解释:“加油吧。”

为什么?

之前是要缓解这个人当时糟糕的精神状态,而现在则要对精灵蜕变期安全性进行保障——这些都是Harry不可以对Draco说的原因。

他们现在的关系就是这样,彼此隐瞒,彼此利用,半真半假,却又莫名亲密。

他们都基于自己的利益和目的发生行为,都无法预测对方的反应。

他们需要信息,又不能完全相信信息。

Harry不知道这个局面是怎么形成的,但是它无疑会在较长的时间里维持并发展下去。

无法打破,也不能打破。

“疤头,我不想写啦。”下班后Draco对Harry抱怨。

“这些加在一起没有魔药论文的一半多。”Harry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做着他们的晚餐,“完全不懂你哪来那么多抱怨。”

“这无聊的东西能和魔药学相比吗?不过是官僚主义腐败制度下产生的垃圾玩意儿。”Draco嗤之以鼻。

“随你怎么说,现在这就是你的任务。”Harry端出煎成九分熟的牛排,分了Draco一份。

“那我要涨工资总不过分吧。”

“你吃住都在我这,你的工资也在我账上,涨了也没用。”Harry利落地脱了围裙。

“不涨白不涨,又不是花你的钱给我涨工资。”Draco坐在餐桌前怂恿他。

“吃饭。”

浅笑着的Harry遭到了对面人的一记瞪视——谁让某人的家教好得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呢。

“不行,我不能总是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今天决定推迟五分钟再吃……我还有问题要问你。”Draco面对诱人的牛排不为所动。

“……你要问什么?”Harry有点惊讶,这招之前几乎是百试百灵。

“你对于这个,有没有什么头绪?”Draco撩起他柔软的头发,露出顶端狭长的耳朵。

长势很不错。Harry这样想。

“……”Draco放下头发,不耐烦,“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样,很像精灵。”Harry笑。

“什么玩意儿。”Draco显然觉得这个说法很滑稽,所以他开始切起了牛排,不再与Harry交谈了。

置顶🔝

在下World,多多指教。

叫我world,世界……称呼随意。

粉的CP比较多,哈德,伏八,临静,高绿,黄笠等,不定期更新。

最喜欢的目前是🍀兵长利威尔•阿克曼🍀。

初次写文,定期更新,不习惯同时开多个坑,目前正在赶文,想不到名字啊,只是草草写了个【哈德】中篇,求文名,想到的小可爱们可以私信我。

【哈德】中篇 2

私设Harry185cm,Draco170cm。

没有为什么>o<,就是作者恶搞。

提前申明一下,无论是Harry还是Draco,性格都不是那种纯真的好孩子,一切为了相爱,以及剧情发展。

叁  防不胜防

住院第三天,Draco就准备出院了,不过Harry没回来之前,没有人敢让他离开,包括Hermione和Ron。不同的是,Hermione是发现了Harry对于Draco事情的介意程度比想象中的要高,而Ron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他总感觉如果某人出院了,Harry回来是要不高兴的。

Harry在第二天离开魔法部去英国边境执行任务去了,已经失联了十三个小时。傲罗部正在紧急恢复联络,Hermione所在的情报部也在多方联系,只有Ron比较闲,所以被留在医院。

“Wesley,你是不介意我出不出院的吧?”Draco穿着宽松的病号服,站在窗台前眺望远方,“既然你无所谓,那不如就让我回去呗。”

“Malfoy,我是不太介意。不过我和Hermione都觉得还是Harry回来再决定比较好。”Ron拿了Malfoy的一个苹果,边吃边说,“谁让他名义上现在是你的'监护人'呢?”

“谁给他的权利?!”Draco扬声质问。

“法律啊,关系啊之类的。”Ron嘟嘟囔囔地说。

“他不会有意见的!”Draco瞪了Ron一眼,“再说了,你们关系那么好,他难道会对你们发火吗?”

“不会。”Ron把苹果核抛出了一个优美的曲线,“但因为关系好,我们才要更关心他的情绪,不要在无谓的事情上伤感情。”可惜,没投进垃圾桶。

“这么点事儿也会伤感情?”Draco不信。

“积少成多嘛。”Ron走进垃圾桶所在的拐角,弯下腰拾起苹果核。“Harry其实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希望你不要抱有偏见。”然后他走回第一次扔的地方,继续“投篮”。

“你好幼稚。”Draco话音刚落,Ron的“苹果核球”就进了。

“只是无聊而已。”

“无聊就让我出院吧,这样你就可以去看Granger 了。”

“做梦。”

Harry最后回来已经是失联三十个小时之后的事了。Draco也终于因为得到了某人敷衍的允许而最终出院。但是作为Harry的“被监护人”,又是住在一起的室友,他不得不承担起照顾某人的责任。

“Granger正在为你善后,让我先给你看看。”Draco翻了个白眼,很不情愿地伸手在Harry身上的关节等部位检查了一下,“嗯,肌肉疲劳吧,没什么其他的。如果少管点闲事,你身上这大大小小的疤痕也能少点。”

“你关心我?”Harry披上衬衫,戏谑道。

“做什么白日梦呢。”Draco把外套砸到Harry身上,“我没刻意去弄死你已经是我佛慈悲了,少说点一厢情愿的傻话吧!”

“哼。”Harry穿戴整齐后拎起Draco的后衣领,把他扔进了二楼卧室,“换衣服,有任务。”

“该死的疤头——”剩下的声音随着Harry用魔法关上了房门而变得模糊不清。

“小矮子。”Harry偷偷翻了个白眼,小声诋毁道。

这次的任务是临时的,情报部并没有提供任何相关信息。任务内容是消除英国西边某个大森林里的黑魔法阵。至于是什么黑魔法,怎么消除,Hermione表示你们各凭本事。

“肯定是你又惹恼了万事通小姐,才连累我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干这些破事!”Draco虽然埋怨着,但还是尽心尽力地研究起森林周围的黑魔法痕迹,并不断在某个本子上写写画画。

“我不太懂法阵之类的玩意儿,带你来才能解决问题,这样Mione看见任务完成了也会消消气。”Harry抱着双手,一派闲适地看着Draco研究的苦恼样子。

“万恶的当权者。”Draco恨恨道。

画了一会儿之后,显然是受不了Harry像个变态一样盯着自己看,Draco迅速画了一张图扔给双手报胸的闲人,命令:“你从那边走,我们分头转一圈,看看森林的法阵与我画的是不是同一种,不一样的话做好标记。”

“谁是上级啊?”Harry故意反问道。

“搞清楚!你现在是在有求于我!”Draco狠狠跺脚,仿佛Harry就是他脚下的一块泥。

“好吧。”Harry一脸无可奈何。

“滚开!”Draco扭头转身就走。


黑魔法我倒是懂一些,但是法阵之类的就有点头疼了,这各种各样的曲线符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差别,怎么看呢?

Harry拿着这张纸一筹莫展。

那个小矮子尽会折腾人,让一个外行琢磨这个不是强人所难嘛。

什么也不会的Harry还是以一种靠谱的样子慢慢地沿着森林边缘画图。

“Mione真是过分,让一个'病人'干活,不就是个任务,值得发那么大火吗?”Harry看了好一会儿,感觉眼眶隐隐作痛,头也隐隐作痛。

又过去了很长时间,Harry忽然意识到Draco不见了——虽然自己不擅长,但换作是Draco的话应该早就查看完了。

“小矮子莫不是自己跑了?那这样的话,我只能撤了。到时候,把锅甩给他好了。”将手上的纸折叠好收进斗篷里,Harry慢悠悠地往前走。

五百米……

三百米……

五十米……

Draco感觉到Harry终于在渐渐靠近自己,不过他无所谓。即使是倒在地上并且全身不能动,他也不是很有所谓。Harry管这个叫什么来着?哦,自杀倾向。

Draco不是很赞同,他觉得自己只是更加富有尝试精神了。

比如说,他有时候会想要尝试一下死咒的威力而碰巧被击中(如果不是Kinsman飞来一招拙劣的冲击咒把他撞飞的话,结果撞到柱子连肋骨都给他撞断了);再比如说认出这个罕见的捕捉法阵而事先支开Harry并准备挑战一下被捕捉之后的体验……

说实话感觉不太好。

全身无力,意识昏沉。身体是不能动的,记忆里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撕裂着已有的意识,昏沉,难受,仿佛大脑被一层一层血淋淋地剥开。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隐隐有些庆幸的是,终于成功了。


求Harry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当他前几天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导着“世间很美好”的对象突然在眼前自杀,饶是见过大场面的救世主大人也忍不住伸脚想要踹上面前人金色的脑袋。

“演技挺好的,师从Severus,果然就是名师出高徒的代言人啊。”Harry蹲在Draco旁边,郁闷地看着他。

“你说,既然你坚持这么做,我要不要干脆成全你呢?”Harry自言自语道,明知眼前已经昏死的人什么都听不见。

“不过还是算了,正好将这个魔法阵的'受害者'拖回去让Hermione瞧瞧。我也算是完成任务了。”Harry拉着Draco的胳膊,把他一把拽起来,然后一手圈着他的腰,移形换影了。

不过,这手感让他不免疑惑,Draco的腰看上去应该没有这么细的吧,一只胳膊就几乎能环过一圈了……

“他怎么了?”又是Draco的“常用医生”紧急治疗一通后,Harry等在门口询问。

“比较奇怪,这个魔法痕迹是专门用来捕捉精灵的魔法阵,只是不知道Malfoy先生是为什么会中招。”医生皱眉无语,半天才道,“身体没有影响,但是其他的影响需要他醒来之后才能确定。”

Harry点点头,问:“这个阵对精灵有什么影响吗?”

“会让精灵暂时失去魔力,一般多是黑魔法师为了一己之私捕捉精灵贩卖或奴役而设下的。”医生说完匆匆离开了。


Harry在病房门口吸了一根烟,然后在一刻钟之后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的人还没有醒,而他好看的面容也因为还在沉睡而显得异常纯真美好。

“一个没有求生欲的人会有很多种办法求死。”Harry摸了摸床上的金色脑袋,“我救不了你,也不想让Mrs.Malfoy伤心。”

“我没有其他办法了,所以,这不是我的错。”Harry咧开紧抿的嘴唇,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我能做的,只有,让你忘掉现在正身处地狱了。”

【哈德】中篇 1

私设小龙父母双亡,Narcissa死于食死徒报复Harry的事件,Harry和小龙都年满二十。

OOC属于我。两人没有感情基础。其他的,往下看就知道啦。



壹 Draco日记一 噩梦

仿佛是睡了很久,一觉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是活在一个噩梦里。过去被太多的死亡和杀戮包围着,现在是失去了一切孑然的一身,未来则是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的迷雾。


Pansy说过,人不要总是活在过去的死亡里,缅怀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任何人的死亡都没有意义。

死亡?事到如今,我又怎么能有这种奢望?



“Draco,答应妈妈,你一定……”

尽管时隔一年,母亲死去那一刻的情景对我来说还历历在目。

说的轻松。

活在当下的人总还以为自己经历了最艰苦的现在,殊不知,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人被困在名为过去的地狱里求死不能。




世间能成大事者为数寥寥,多半为鳏寡孤独之人。世间法则残忍,往往要以失之所爱、所亲的代价来换取一次普度苍生的机会。更残忍的是,有更多的人即使失去,也得不到任何东西。

我从未想过失去双亲,失去家族意味着什么。或者说我一直都在不谙世事地幸福着。而现在我才开始明白,往往不幸的人的苦难是由那些幸福的人残忍赋予的。

说什么“The Chosen One”,不过是个让傻瓜承受一切并且心甘情愿的名头罢了。

人们以赞美和尊敬对待他的功绩,也以嫉妒和嘲讽刺痛他的心灵。




Pansy问我有没有后悔,我说当然没有。

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没有谁会去理解你的苦难。他经受的一切不是我的过错,也不应该由我去承担因果。




不过,梦里的世界却没有用理性和事实架构,感情的力量才不会有理有据。

我又做了一个噩梦。

梦见母亲死去的那一晚,父亲坐在我的床边,像冤魂一样盯了我一整夜。

我知道他在感情上怨恨我,同时在理性上又心疼我,我知道他不想让我看见他的失控,所以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他最后还是决定追随母亲离开……我相信他还是爱我的,他只是受不了这个没有爱人的世界。



我还梦见我再次回到了幼年时期,还是嘲笑与讽刺的场景,不过对象转换了一下。

“Malfoy,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

“连父母都不要你,连朋友都抛弃你,你的人生一无是处。”

“即使是纯血又怎么样,说别人Mudblood,你不过是个Blood Mud(表示纯血垃圾)。”

“靠着家世一无是处的混蛋而已,还腆着脸去喜欢Potter先生……”

不,不是的,不应该,不可能……

我不会喜欢他,不会喜欢任何人。



我应该活得像一个棺材,里面埋着未亡的人。




贰 自杀倾向

自从Draco醒来之后,他就成了医院的常客。



战后,作为重点关注对象,他被分配进了傲罗部由救世主大人亲自监察。作为旧式纯血贵族的遗孤,他表现得异常安分,不搞秘密活动,不反对魔法部的民主改革,甚至对于父母的死也没有追查的意思。

只是Ron觉得这个人的精神有点不正常。

“并没有,Ron。”Harry皱了皱眉,“他现在这样安分不是很好吗?你就别再找茬了。”

“是啊,和解吧,Ronald。”Hermione对自己的男孩安抚地一笑。

“好吧,我不说就是了。”Ron有点委屈地闭嘴。



“嘟嘟嘟——”Harry的通讯仪响了。

“什么事?”

“谁?”

“送去St. Mungo's。”

“怎么了?”Hermione以其女性的敏锐视角发现了对面人不太自然的神情。

“Draco出任务去了,然后受伤了。”Harry干巴巴的说道。

“哦。没什么事。”说实话,傲罗部受个小伤根本不值得一提,Ron大大咧咧地继续进食。

“好像情况不太妙。”Harry厌恶地看了一眼盘子里的青苹果,“Kinsman说他的肋骨扎进了胃里。”

“嗯?”Hermione愣了一秒,迅速拿起手提包,“我们去看看。”

“你和Ron去吧,我还有个会。”Harry摆摆手,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医院里,刚做完手术的Draco迎来了两位访客。

“好久不见,Wesley和Granger。”Draco平常地打着招呼,好像他们真的是彼此的故人。

“听说你受伤了?严重吗?”Hermione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并示意Ron放下手中的鲜花。

“好多了,谢谢你们。”

“Harry临时开会没来。”Ron看了眼点滴,“大概会晚点到。”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Draco温和地微笑,即使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也依然是最美妙的笑容。

Hermione情不自禁地回以一笑,她想最开始自己之所以会愿意原谅他过去的幼稚,也是被这个小恶魔的天使笑容给治愈了吧。



Hermione和Ron回去的时候在医院门口遇见了Harry,他同他们匆匆打了个招呼就走进了住院部。




“Malfoy,医生怎么说?”Harry不客气地坐在病床边。

Draco眯了眯眼睛,讽刺道:“你这个人还真是虚伪。明明不想来还要勉强自己,来我这上演什么虚情假意。”

“Hermione有没有帮你看看?”Harry将视线定在了架子上的点滴瓶上。

“不用,我的魔药学不比她差,医术也同样如此。”

“那就是没有了。”Harry的脸上除了依旧温和的表情之外,什么都没有,“我去叫一下医生。”

“不用,就是简单的肋骨错位骨折,刺穿胃袋,连术后感染都没有。”Draco有些不悦,仿佛自己的权威遭到了质疑,“又死不了,管他是什么伤。”

“伤还是要看明白的,这样才能治好。”Harry起身,不容置疑地走出病房,“而且,我们之间,似乎做主的人不应该是你。”

“切——”Draco在他背后咬牙切齿。



“……”医生的诊断同Draco自己的判断没有什么出入,只是作为旁观者,某些情绪上的东西要看的更清楚一些,“病人可能有点自杀倾向。”

Harry闻言开始专注地等待下文。

“从第一次住院至今,Malfoy先生一直维持着十天左右的频率入住St.Mungo's,而且没有一次是轻伤。从医生的角度来看,建议您等他伤好以后,带他去看一看心理医生。”医生面容严肃,显然事情已经开始严重了。

“好的,麻烦您了。”

“好好养伤。”Harry回到病房后,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拿起了Hermione送的花,“病房里还是不要有这种东西比较好。”

“哦。”Draco无所谓,“反正这伤过几天就好了,有没有都一样。”

“明天有一次全部出动的集体任务,我给你请假了。”Harry交叠双腿,坐在椅子上,专注地看着因为断了肋骨无法坐起来的某人。

意外地,某人并没有任何不满:“那还真是可惜。”

于是Harry半眯了一只眼睛,看向金发脑袋的眼神里带了点探究的颜色:“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Draco莫名其妙。

“你一向不是很积极吗?”

“别把我说的那么像爱岗敬业的好员工好吗?!”Draco翻了个白眼,银灰色的眼睛里反过一道光,增添了一种通透的质感。

“那么就是因为人多,所以……”Harry刻意拉长了声音,引得Draco的眼神转到他的方向,才缓缓道,“不好下手吧。”

“下什么手。”Draco看着他,并没有被看穿之后的窘迫。

“自杀啊。”Harry轻轻笑了一下,“看不出来,你还有自杀倾向。”

“我没有。”Draco平静地回答。

“活着不好吗?”Harry挑了挑眉,“死了多无趣。”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死了就一定很无趣呢?”Draco同款挑眉。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死没死过?”Harry隐隐有些得意。

Draco无语。

“你不用管我。”说不过他,索性耍赖。果然Malfoy作风。

“你别忘了,虽然你无所谓死活,但是有人可是非常珍惜你的命呢。”兴许是气愤或是别的什么原因,Harry恢复了之前温和冷淡的表情,而且声线略带嘲讽。

床上的人瞬间被挑起怒火:“闭嘴!你没资格提我的母亲!如果不是你!如果没有你!她根本就不会——不会离开我!!”

“我没有背锅的习惯,她是为了谁,你比我更清楚。”Harry冷下脸,“懦弱。”

说完,他立即转身,似乎连多一秒都不愿意停留。

所以,并没有看见身后人瞬间泪流满面的样子。